您当前的位置:学生作品

戊戌年崇儒学子作文选(一)


(廣毅按:前数日因安九一首《若为王者》之歌,突发奇想,既然崇儒学子以儒学经史为内容,以儒学复兴为理想,解经参史亦有年矣,所学所思,字字句句不离修齐治平,倘若为君,主政一国,当如何?故有我若为王的作文题目,而女生则以我所理解的忠孝为题作文,全班十五人,有几篇文章颇为不错,故录上来与大家分享。同时我也写了《台湾回归,先做这件事》一文,并受到东海先生肯定。我坚信,从小汲汲于分数文凭谋生者,与从小念念于学以致用家国天下者,及其长成,其见识格局,必然有天壤之别,此亦是儒家圣贤教育之特色。)             

 

 

我若为王——王杰(14岁)

 

   举贤良方正极谏之士,黜奸邪愚昧之人,废逆天道之法(如计划生育等),正己之心以正朝堂,正朝堂以正群臣,正群臣以正家,国天下。

  劝人恭敬其业,恪守其职,安分守己。导民以孝悌忠信,谨庠序之教,申以孝悌之义,降现今体制之小艺为辅,以经史子集为主。教民以礼乐,使民知耻,使其不触犯刑法。

   天有灾异,则谨慎修行。天有祥瑞,则秉持善政,故从其生生之德以行仁。草菅人命,杀伐无由,此暴秦桀纣所以灭亡也,当戒之,不得行。

   邻国有暴虐者,则率兵以伐之。邻国有贫困者,则发仓廪以赈救之。安抚八荒四夷,使其不为非作歹。

  己则恭谨修身,勤于国政,敬奉宗庙,孝事双亲。

 

 

王者所为——梁 曦(13岁)

 

   王者所为,最为要者,当行仁政。仁政之本,当足衣食,衣食无缺,当行教化,教化之本,是为孝悌,君为先行,而民从之。君行博爱,民无遗亲。君悦德义,民兴行之。君行敬让,而民不争。导以礼乐,示以好恶,教化完备,夜不闭户,而无盗者。

   既食足矣,教化行矣,则当足兵。用兵之要,当备五者。第一曰道,所为者善,君臣一心,民皆为用。第二曰天,当顺天时,不违农时,不逾礼制。第三曰地,地形之利当具备之。第四曰将,当得其人,无以二卵,弃干城将。第五曰法,法曰兵法,用兵之法,四者俱备,少有不足,则用以法,以求获胜,四者不备,虽有兵法,民不为用,将不得人,不顺天时,未占地利,则如之何?

治国家者,当重风俗,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一国开朝,当定国号,及定国号,当有服色,所尚之色,及其品级。统一度量,历用夏历,褒奖有德,功臣子孙。月有嘉奖,大建学校,教化万民,儒士辈出,天下太平。

 

 

歌声颂未来——熊思坤(14岁)

 

今年是“3018的第一天,地球已有80%的地方不适合人类居住,经科学验证,地球只有至少50年时间供人类生活。各种能源,资源,土地,经济,宗教,自然,道德等危机四处爆发。

联合国早就在几百年前倒台了,今天大家都在想,要是有英明的领导人做天下共主就好了,于是成立了新的联合国,总部设在日本,日本政府早已崩坏,不复存在。联合国秘书长带着三名随从前往日本。甲说:日本野蛮,难保其身,请君为我赐一方法保身。君说: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如此可保身矣!上岸后遇数人抢劫财物,君主一声令下,随从速捕其头目。于集市处约法三章:盗窃者抵罪,伤人者抵罪,杀人者偿命。将头目处五十仗。乙问:为何不杀?君曰:人性本善,若杀之,将人性中的善一并杀了,五十仗虽轻,留善去恶。又将头目任为司法。丙问:为啥?君曰:习性过重,尚未去除,命为司法,见他人错,便思悔过,因他人恶与己同,他人受罚,而己未罚,良知不死,必悔改。

君发一纸书说:若有资源来于此者,可保护你们。不出一日云集如市。甲问:只来了妇女,老小,没男子怎么办?我们保护不了。君又发一纸书说:此书非为我,乃为你,你冒生命之险,抢夺财物,若身死,财物归何人?若随我们,用勤劳换食,何乐不为。我们知道非你罪也,乃为了活着,归顺者,不计过。后壮者归之。

君思水源被染,无可奈何,谏者众莫能决,采其实用,避其惑而无实者。见一处草众多,知此污染少,采出水可饮用,地长草知可耕种。叹道:天有好生之德,不会灭任何种族,除非该族不修德或自取灭亡。秋收分粮均平,但过少,君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今日分之均平,可无患矣!又利用休农时建成一都,四方之国归顺。乙问:建都之速又未耗财,民有怨?君曰:择可劳而劳之,有谁怨?

丙:今后有何安排?君曰:广施教化行仁义。甲说:为什么?君曰: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本,食以安为本,安以真为本,真以仁为本。行仁义就是为政。乙曰:教民何?君曰:《孝经》虽短,德之至,道之要,可教之。待以十年就有仁义之士也!

因行王道,四方之民归顺,受文化低的大国仇视。王道损失了他们的利益,举兵赶来。丙:该如何?君:邦初立,不可战,宜避之。不可避,说利害。说不成,当守之。不可守,当效周太王避狄人之法。日本被占,后因来路不正,民心不顺,仁义不兴,教化不行,民众反抗,只好退之。

甲问:岁丰收之后何以分之?君:勤者,孝者,弱者多分之。乙问:劳力如何平分之?君:人之有性,性者天受也,选可劳者劳之,可学者学之。分地之利,可耕之地,用可耕之人。可建设之地,用可建设之人。不夺农务,斧,网之物,以时入山林,菏泽。何患政教财物不均平耶?

后四方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民得爱养,心生感激,歌诵《卿云歌》,歌诵新未来。

 

 

我若为主席——郑智文(17岁)

 

毛主席是当今中国的伟大领袖,是中国人民的恩人,在我看来他对中国真是*多*少,今天我就来当中共主席,在当时毛主席的位置,看我治下的民众和他的有什么区别。

就从一九四九年开始吧,我郑主席刚建国,这时的国力很空虚,人们也因内战受了不少苦,我现在不去跟外面的老鹰狗熊比谁更牛,而是让百姓该种田的种田,该工作的工作,让中国再次运转起来,同时暗访名儒请教怎样施行王道政治。在没有违背圣贤之教的情况下,全部实行,大力推崇儒教为王官学,当然在教化民众之前,要我们的民众富起来。规定不许破坏大自然,斧斤以时入山林,捕鱼要时节对,大洞网,各种各样的符合天道自然运行规律的方法,都可以让我们的民众不愁吃穿。吃的问题解决,下面就要实行我在上文提到的教化,在学校方面我们不学欧美那套体制教育,把考大学变成科举考试,以四书五经为主要课本,附加以西方的数理化等等。要一步一步来,具体的事务都交给当时的大儒去完成,当然国君时时要请教大儒,这样百姓在生活水平的提高上,民众的德性,素质也会提高,让那些虎狼之国的臣民都向往我这里,希望我来拯救他们。在国际上,如果一个国家出现暴君,我会帮他们,立他们所拥戴的人当国君。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下去,世界的每个地方都有可能是王道乐土,这样世界都以儒教为本,中国不是只可以在古代才可以行王道,在现在也一样可以,让一个星球都在行王道。

虽然我说的可能不那么完美,但要实行王道那是肯定的。

 

 

为 君 论——杨洋(18岁)

 

今时之常人,父慈子不孝,兄友弟不恭,朋友无信,只要利己,可谓是无所不为,何故?与今时之教化有关。古时治民无非富之,教之。然今时之民,即富矣,礼义之教何在?

欧阳修《本轮》写有尧舜三代治民之法,亦教,富而已。凡人之力能胜耕者,莫不有田而耕之。然又惧其劳且怠而入于邪辟也,于是为治牲牢酒醴以养其体,弦匏俎豆以悦其目,于其不耕休力之时教之以礼……然犹惧其未也。又为立学以讲明之。故上至天子,下至乡党,莫不有学,择民之聪明者而习焉,使相告语而诱劝其愚惰。今时之民可谓凡人之力能胜任者,莫不有其职;然只是如此而已。

故为人君者,须兴礼义之教,少者教以孝悌,入以事其父兄。壮者量才而受之以职,因少时有孝悌之教,故壮时必有忠直之品,可出以事其长上。闲暇之时修其礼仪。举起善者以教不能,使民劝勉。示好恶使民知禁,使上自天子,下至乡党,莫不有孝悌礼义之教。后选贤授官以止乱,修国法以防奸佞。尽可能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开言路,广视听以知民心。使上至天子,下至庶人,莫不受孝悌之教,行礼义之事,为圣人之徒。如此则人心安定,四海思归。而后兴义师,征乱国,伐无道,立贤君,树治国,则天下平,王道或可成。

另外以儒学为王官学必然可行,但是个人认为现在中国骤然如此,必会有一定的不稳定,所以先以仁义教化浸润人心,如此数十年,儒学自然恢复其正统地位。

 

 

王道中国之階——张忠宝(19岁)

 

公羊家有三世说: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也。夫王者之志,致天下太平也。当今之世,行仁政民乃悦之,犹解倒悬也!故事半古之人,功必倍之。言今乃据乱世,行仁政易矣!何以为据乱世也?今之中国,虽兵器利,钱库充,但内忧外患,学绝道丧,正义不彰,小人猖狂,此乃文化不昌故也!事已至此,奈何天却迟迟不降圣王,拯救苍生。

我若为王,值此华夏存亡之际,先保华夏之教矣,谓何教?儒家也。儒家兴,华夏兴;儒家亡,华夏亡。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先严华夷之辨,不与夷狄之道主中国也。体制之内,以儒学为主,西学为辅;学有所成者,选其贤能,入朝从政,共行王道也。每岁祭孔之日,吾帅文武百官宗敬之矣!

今之华夏,无文化之教,亦无历史之教矣!史者实也,吾设史官,上接清史将此一百年近代史,以载入史册。百姓听闻此史,定可让其梦中惊醒,使百姓知此华夏已值危急之时。

提倡三纲,以正人之秩也。君为臣纲,夫为妇纲,父为子纲也。今却反之,故今人无上下,大小也。教民五常,以正人之愚也。仁义礼智信,今人亦反之,故无德为恶,必愚矣!

躬身行爱敬之道,德教加被天下,化夷狄,广修祠堂,无使百姓忘其先祖。述修其德,敬其宗庙。

如此,贤能之士多矣,王道政治可行也,改制立法可行也,华夏兴矣!

 



尽忠与尽孝——刘馨宇(12岁)

 

何为忠?尽心事君谓之忠。何为孝?竭力事亲谓之孝。《孝经》云:人之行,莫大于孝。孝为道德之根本。行孝以事亲为开端,以侍奉君主长上为其次;忠孝之道着著,方可扬名于后世子孙,光宗耀祖不使亲人蒙羞。尽孝在不同的年龄,以及不同的身份,地位时,所表现的行为方式各有所差异。

我认为,尽孝与尽忠是不能分开的,不敬爱自己的亲人,而去敬爱他人的亲人的人,于德于理都不合。俗语云:求忠臣于孝子之门。为人子不能尽孝,若为人臣何能尽忠?以孝事君为忠。以不孝事君则为奸臣,所以通过举孝廉的方法来为国家选拔人才,是个好办法。看《纲鉴》三百多页以来,我发现,凡是举孝廉所当官员的人,很少有事君不忠之人。但不孝之人,当官之后皆是欺君罔上,不良之徒。如果为君者为不明之君,信任他们,将会是豺狼当道,忠良之臣将会退隐,而奸佞小人则在朝堂之上,弄得民不聊生,天下大乱。

尽忠与尽孝,在不同爵位上是有区分的。天子能行博爱大众,广敬人民之道,自己以身作则,以德教加被于天下万民的身上。

天子建国,分封土地给有功的功臣,作为一国的君主,不可以骄横无礼,做什么事情都要慎重。如此一来,虽身处高贵之位,依然能够保住自己的社稷。

之后卿大夫以及士等爵位,尽孝都是不同的方式。作为一名普通百姓尽孝,是利用天的变化规律来种地,分别不同土质的土地来种植不同的农作物。做事恭敬谨慎,节约钱财,早把皇粮国税交完等事。

始自于天子,终于黎民百姓皆应尽孝。

 

忠孝一体——陆雨萱(14岁)

 

  《孝经》云:始自天子,终于庶人,尊卑虽疏,孝道同致。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因凡为人,皆父母所生,皆当事父母。孝者。所以事父母之道也。

  《孝经》又云: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不毁身发,奉养双亲乃孝之始,必尽己之力以事君长,立身行道以扬名于后世,光显己亲乃完备之孝。故忠孝本为一体,正如古人之言:求忠臣于孝子之门。不忠于君国,为天下人唾弃,使祖宗父母蒙羞,安得为孝乎?然不孝之人,于生己养己之父母尚且如此,况于君长乎!故不孝父母者,必不忠于君,可见矣!

   有《汉家将士》一首歌词曰:自古忠孝难两全,含泪别父母,,,,自古至今忠,孝难两全之时故多有之。择孝,则亏君臣之节。择忠,则无以奉养双亲。然杀身以成仁,舍生以取义,以身殉国,战死沙场,虽不能承欢于父母膝下,而能扬名于后世光宗耀祖,亦为孝矣!

   孟子曰: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之难。但人人皆孝于父母,忠于君上,天下必太平大治。

 

论忠孝——闫彦(15岁)

 

古人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忠孝一体,无上下内外之分,无富贵贫贱之别,故自天子至于庶人,皆以孝为本,主忠信而后布施德教,方可化被草木,赖及万方。

子曰: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孝为百行之本,根本既微,枝叶又何以强大?宰我欲行期年之丧,夫子谓其不仁,更称予无三年之爱于父母。而舜尽事亲之大孝,使天下之为父子者定。陆绩怀橘与香九龄温席之孝更为人称颂,流传千古。《诗》云: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

古之兴盛王朝,仁君广山薮之度,纳切直之谋;忠臣尽蹇谔之节,不畏逆耳之害。如东晋之梁琛,虽身处缧绁之中,然非其罪,秦王坚谓其不能见机而作,反为身祸,可谓智乎?琛曰: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然为臣莫如忠,为子莫如孝。是以烈士临危不改,见死不避,以徇君亲。若为人臣者皆尽忠职守,鞠躬尽瘁,又岂有宦官专权,人臣篡位之事?昔日刘牢之一人三反,参军刘袭曰:事不可以者莫大于反,一人三反,何以自立!牢之惧,缢而死。如此不忠不义,奸佞宵小之辈不可胜数,又可曾有人恪守己职,明己之位,行己之责?

为人臣者,皆应以周公,伊尹,岳武穆为法,效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祸避趋之。之胸怀,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将顺其美,匡救其恶。

为人子者,皆应以虞舜,曾子,闵子骞为法。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

然当今天下,挣名场,夺利禄,为名利而弃忠孝者比比皆是。去名利,化风俗正是吾人之责。而欲化人,必先正己;欲正己必行圣道;欲行圣道,必由孝始。

  《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未能达至孝,然心向往之,且以自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