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学生作品

访大陆新儒家蒋庆先生记

 


 

(廣毅按:丁酉十月,藉广州讲课之际,与力行兄携崇儒学子八人,赴深圳造访一代大儒蒋庆先生,俾已自研习《政治儒学》诸生,可就平素读书问题向先生当面请益,三小时之问答,使众人茅塞顿开,获益匪浅,遂嘱诸生作文以记之。)

 

  

 

 

游学心得   

 

——张忠宝  18

 

 

 

这两个月中,正在读蒋庆先生的《政治儒学》,更有幸蒙吴先生厚爱器重,前往深圳问道于蒋庆先生,以解心中之疑惑!蒋庆先生和易近人,不失赤子之心,不愧为当代大陆新儒家之代表。根据这次问答,对蒋庆先生所讲,写出我的一些感受来。

 

道德是非理性的,是超越理性的。故公羊家主张以制度来完善人性,心性儒学和政治儒学都认为人性本善。心性儒学认为人可自觉地从善,这是从形上来看,公羊家从经验的角度来看普遍人们的习性是易恶的。但同样认定人的本性是善的,然只有少数圣贤君子才能自觉从善,所以道德是非理性的,人们不能自觉从善,容易从恶。因此道德是具有吊诡性的,故公羊家主张以制度来完善人性,实现人人是士君子的大同

 

西方认为历史是理性的,他们认为人类的历史是进步的,从原始——奴隶——封建——资本主义..........这是西方人看历史,认为历史有一定的规律,认为历史是越来越好。其实不然,历史是非理性的,是由人来决定其好坏。当一个皇帝圣明,历史就是好的,上升的。当一个皇帝昏庸时,历史也随之变坏,堕落。所以我们可以依靠仁政建造一个美好的历史。职是之故,国家人格化,人民才能忠诚。

 

另,经学的根本是微言大义,通经致用。我们学习经典并不是能够用白话肤浅地将经典的字句说出来。我命之为以白话解经。学习经典必须探求圣人之本心,须知圣人在什么背景下说的话,以及说的话目的何在?比如孔子作《春秋》,当时世衰道微,臣弑君,子弑父,孔子惧正道遂灭,因鲁国史记,立素王之法,正纲纪,贬诸侯,希望天下有道,是孔子之用心也。所以我们在通晓微言大义之后,更要通经致用,本着经典之大义,通过损益折中,来解决实际问题。这就叫以善至善。

 

 

求教蒋庆先生心得     

 

——胡寒冰  17

 

从北方到南方,好似从懵懂无知到醍醐灌顶的过程。求教于蒋先生后,吾等受益匪浅,于儒学的认识与体悟也更清晰明了。

 

起初了解蒋先生,是因梅老师对先生很崇敬,每次与我讲课之余,总会说些先生的思想来激励我,而后又予我一本小册,名《蒋先生传》,读完后与我心有戚戚焉。对先生更多了几分崇慕,继而开始阅读先生著作。至前些时日,广毅先生发起了游学倡议,幸运的是我也在其中。于蒋先生,从尊敬到景仰,带着这份期待,我们踏上了拜访蒋庆先生的列车。

 

首次见到先生,只觉得是一位随和的老人,睿智乐易,温文尔雅。交谈间,蒋先生耐心地回答我们的问题,给予我更多的是感动,对儒学的信心,还有对儒学升起的温情。先生言:儒学不是理性的,继而五常也无法定义,因每人经历的事情不一样,同样道德也会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道德用于父母间是孝,用于兄弟间是悌,用于朋友间是信,根本不变,殊途同归。儒家不像西方学说,不实行人人平等制度,天生万物,各有等差。正是如此,所以西方没有圣王。儒眼看历史,历史不是理性的,也不是非理性。古往今来,那些广为流传的感人故事,只因有感人的道德。蒋庆先生说道德是单方面的,是发自内心的,是情使然的,所以才能打动人。现如今,君臣朋友交往都是一种利益的驱使,鲜有道德交往,被利益蒙蔽了内心与良知,最终也不见了忠诚和真情,惜乎!惜乎!

 

于学习方面,儒学对中华民族的历史,功不可没。儒学的时代价值,也不言而喻。自己对知行合一,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陆游言: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要躬行。于我们而言,知与行都不是难事,可是如何合一?这不单单是从理论引为实际的过程。先生言: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想都不用想就浸润进去,才能知行合一。这四个字的最高境界,先生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神清气爽。其次是良知,良知之心,人皆有之,若讲平等不相上下。好学之心,鲜有存之,圣凡之差只在如此。

 

于读经方面,不论读什么书,都要结合历史背景去理解,这样才能更体贴经典,有更深的体悟。像有些在我们看来的愤激之言,或许在当时只有这么说才可治国安民。对于我们读经的目的,蒋先生一言以蔽之,微言大义,通经致用。了解当时的微言大义,解决时代和自己面临的问题。

 

生活本是学习的过程,择善而从,履而行之。与此次游学,简单记下自己所得,黾勉求之!

 

 

 访蒋先生心得     

 

——文彤  15

 

 

 

 读一本好书,就像与一位贤人为友。读之愈久,愈觉意味深长。随着学习经典的深入,与老师的鼓励,学堂内已有许多同学开始读蒋先生与东海先生的书籍。广毅先生有言: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遂与十二月四日携师生一行九人,南下广东深圳游学,拜访当代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阳明精舍山长——蒋庆先生。

 

初识蒋庆先生是去年仲夏游学阳明精舍时,惜才疏学浅,于蒋先生与精舍都只是微薄了解,尚未心领神会,惟夕惕若厉,心存恭敬而已。时隔一年,再见蒋庆先生时,先生已两鬓斑白,可先生仍是那样的神采奕奕,那样的随和。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无民国学者之狂傲,也无今之学者的流俗;相处越久,越敬仰,愈尊重;毫无怠慢懈堕之心。《诗》云:威仪棣棣,不可选也。《论语》曰: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诚哉斯言,诚哉斯言!

 

蒋先生言:历史与道德皆非理性,故不可从理性解释。正如孔夫子只会教给我们仁者爱人。”“仁者先难而后获。却从不为仁下定义,从不定义道德。而历史也并非道家所认为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不可随意下定义,历史乃一无穷变化的过程,充满各种变化的可能性。而历史如何发展,全由人的意志行为决定。由斯言之,历史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对历史的变化与发展具有不可推卸之责,不可不明辨物性,审慎进取。作为儒家后学,我们有责任也更有义务创造出幸福美满的历史。

 

蒋先生又言:道德是单方面的,是宽容的,而非计较的。我们能决定的只是自己,而非他人。我们可以对他人友好,忠信,却不能计较他人对自己的欺骗与背叛。只因仁义忠信乃道德行为,而非利益行为。故岳武穆之精忠报国才感天动地,秦桧夫妇之奸邪谗佞才遭世人千古唾骂。既然我们只能决定自己而不能为他人作主,何不从当下做起,从一点一滴处着手,让自己成为一有德之人。圣王天生,凡人亦天生,人人良知平等,吾辈岂能自甘堕落,不思进取?

 

读圣贤书,与贤人为友,甘之如饴,乐在其中。惟愿勤行思勉,学而时习之,方无愧天地父母。 

 


 

越理性而又吊诡的历史    

 

——肖凡凯  14

 

 当我们翻开史书,看着人类历史,总感觉其中有规律。如果用二元平面对立的思维来解释的话,那历史就是理性的或非理性的。当然,历史不可能是非理性的。但如果用多元等差分立的思维来看历史,那么我们看见的历史就是超越理性的,并且是吊诡的存在。所谓的超越和吊诡就是说其独立于二元之外,但同时具有二元要素;而历史就是这样一个吊诡的存在。所以他不是理性单个所能解释的,也不是非理性单个所能解释的。

 

最能表达历史吊诡性的思想就数《春秋公羊传》的张三世说三世说就是以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为王化普及的发展过程,但他不是理性发展的必然结果。

 

西方人经常用理性来解释历史,因此他们解释的历史都有一个”“。或直线向上,上到乌托邦;或直线向下,下到末世......等。所不同的只是怎么理性发展而已。而三世说没有终点,到了太平世也可以再文明下去;但它以当世为起点。

 

“历史理性化固然有说服力,但是很误导人。它让信服者把正义看成邪恶,把光明看成黑暗,或反之。因为他把历史理性化了,让历史有了始终;并且把历史发展的过程和解释成了理性的必然。因此他就成了恶人和求欲者的挡箭牌三世说则不然,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只是向上的三个阶段;无论你在哪个阶段,都以太平世为终极关怀,并且一步步走向文明,繁荣。这就是信仰。所以他以道德为标准,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善者善之,恶者恶之,实事求是。所以他看到的历史不是一个理性的历史;它时进时退,变化莫测;也因此无始无终

 

但它同时又是王化普及的理性发展过程。我们可以让历史文明,文明,再文明,一直文明到太平世;也可以野蛮,野蛮,再野蛮,一直野蛮到据乱世。但是大家注意:从据乱世文明到太平世并非一朝一夕之故;从太平世野蛮到据乱世亦是如此。这就是理性的过程,但又不是理性的必然结果。

 

总之,历史的非理性在于他的无;而他的理性又在于它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一触即溃,因为有。所以历史就是超越理性并且吊诡的这么一个存在。

 

 

 

 

访盘山先生 

 

——王杰  13

 

2017年124日我和众学长去拜访大陆新儒家的重要人物,公羊学大家,蒋庆先生。

 

 这是我见他的第一面,灰色的中式装,干净整洁,言行大方得体,威仪中适,温恭尔雅,有古君子之风。

 

 

我们问他的每一个问题,他都可以回答,句句重点,看他的书听他的回答,让我改变了我用主观和理性来看外在事物的观点。我问现实世界和历史为什么是非理性的?他回答:现实世界并不是一个一个过程一直循环发展,可以一直好下去,也可以一直坏下去,现实和历史是有什么样的君主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天下。

 

我本以为是有定义的,甚至自己还给仁下过定义,但蒋先生却坚决地回答:是不能下定义的,是开放性的,是非理性的。非理性并不是完全否定理性,而不是理性的。我本以为天下是可以禅让的,如果想治理天下就直接禅让给一个好的君主,制定一个好的制度就可以了。但我看了蒋庆先生的书才发现,禅让不可以随便进行,如果时候不合适就会造成内乱。制度不能直接就换成最好的,制度是根据这个时代的情况来改变的。

 

蒋先生给我们说,把四书背完,并理解学通,然后再治五经中的一部(吴老师也说过),随后给我们讲三礼的解释系统,并强调孔子订的是《仪礼》。

 

 

蒋先生有很多的地方,我用笔写不出来,用言语表达不出来,只能感受到,却又不知道是什么。蒋先生道行深远,我离他还很遥远,希望以后我能追上他,超越他。          

 

 

 

 

 

拜访蒋庆先生所感     

 

——陆雨暄   13

 

              (其一)

 

 此番至深圳游学,得以求教于蒋先生,诚受益良多。略言所得:

 

蒋先生言:道德历史皆非理性,故不可以理性衡量,解释。蒋先生所著《儒学的时代价值》一书首篇即言:圣人入世担当以情不以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皆发于至诚之情。故瞽叟与象虽欲杀舜,而舜仍孝于瞽叟,亲爱于象;孔子虽知道不得行于世而强为之,此皆情使之然也。蒋先生有言情乃天地万化之几。大哉,是言!

 

蒋先生又言:学习经典的目的有三,一为字面理解。二,为微言大义。三,为通经致用。而今人多以为儒家乃是几千年前流传至今之老古董,至今已无可用之处。殊不知儒家教人以精神,智慧,并非具体方法。而儒学之所以经千年,历浩劫而不灭者,正因天理长存不变,儒学和于天理,亦能永世长存。

 

学习经典的最终目的乃是通经致用。孔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又曰:予欲无言。徒言无益,不如将所得之处用于应用之处。

 

              

 

(其二)

 

近代的中国学者受西方的理性主义影响颇深,他们认为任何事物都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定义。而中国没有理性主义的传统,儒家的万世师表——孔子就没有给“仁”下过任何定义。

 

在《论语》中孔子的很多弟子都问过“仁”,而孔子每次给出的答案都不一样。如颜渊问仁,孔子说:“克己复礼”。樊迟问仁,孔子说:“爱人”。仲弓问仁,孔子说:“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等等。“仁”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对父母是孝,对兄弟是悌,对君上是忠,对朋友是信。正因为道德会在不同的场合以最恰当的方式表现出来,所以道德是不可以定义的,只有外在的物理世界可以定义。

 

蒋先生在《儒学的时代价值》一书中讲:“圣人入世担当,以情不以理。”情乃天地万化之几,道德是由情而发的,不是理性的。所以用理性解释不了为何父不慈而子孝,为何君不仁而臣忠。比如舜直到五十岁却依然思慕多次想要置己于死地的父母,岳武穆至死仍对昏庸无能听信奸佞之言的宋高宗忠心耿耿。孔子虽然已经知道自己的“道”没有人用,却依然带着他的弟子周游于列国之间。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道路,是因为他们有情感 ,良知,不忍忘掉父母,不忍背叛君主,不忍坐视天下无道生灵涂炭。当今社会有很多人不孝父母,不守信义,为了一己之私不择手段。都是因为人们普遍价值颠倒,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了道德之前。道德是单方面的,并非利益关系,一个唯私利是从的人又怎么会遵守信义,关爱他人呢?只有把道德放在第一位,社会才有向上发展的可能,历史亦是如此。

 

西方认为历史的发展是理性的,他们对历史发展的观点有两种,一种认为历史在下降,会越来越坏;另一种观点是历史在上升,会变得越来越好,而现在的民主政治是人类有始以来最美好的政治,也是人类历史的终结。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历史是由人来决定的,而人所做的事并不完全是通过严密的逻辑思考决定的,除此之外还有感性和随机性。所以历史的发展并非完全是理性的,而民主政治也并非历史的终结,因“民主”“人权”都是以人的利益为核心的。孟子说:“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以利为核心,就会带来不利的祸患。

 

《易》的倒数第二卦是“既济”,已经达到了圆满。然而既济之后还有“未济”,这说明一个“变”字。只要还有人类,人类的历史就会不断的变化,而历史的前进还是倒退,主要取决于统治者是否有德,有德就会前进,无德就会倒退。

 

总之,道德是永恒不变的,也不是理性的,他不可以定义。历史却一直在变化,永远不会终结。

 

 

 

 

 

与蒋先生问答心得     

 

——熊卿云  13 

 

历史是非理性的,道德也是非理性的,无法用西方的方式来解释,无法与之下定义,甚至令人琢磨不透。

 

衍圣公无实权并为议会长时,如何解决争议?回答与我想的不同。我想象有争执时衍圣公可为合理的一方说服另一方,从而达到效果。蒋先生的回答很简单:““衍圣公可为合理的一方投一票,如此免去说服等许多麻烦。虽同样达到效果,但蒋先生方式更方便。

 

圣人是天生的,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若不为天生而为普通人,则失去了对圣人的尊敬,对圣人无尊敬,由此落为下愚,无限堕落。

 

礼乐不二,如今礼崩乐坏,礼幸好在文献中,而乐则消失在人间,唯有复王道,才有机会兴礼乐,为往圣继绝学,匹夫有责。

 

蒋先生对我们未来指明了方向,为日后解五经有很大帮助,如有古文经注则用之,若无古文注则用今文经注,如有今古文注,则仍用古文注,古文注相对比今文注好,因为古文学继承了更多古儒者(秦之前)的道理与学术。

 

此次收获甚巨,感觉自己突然提升了很多,最大的收获是关于道德与历史是非理性的,改变了我对很多事物之看法,当时没听懂,晚上也在想,若为非理性为何亡国之君先失了民心再失了国,若为理性更说不过去,用非仁义手段取得天下还比用仁义取得天下更简单,更快。但道德是非理性的却很好理解,我们经常看到一个孩子对母亲不好,却没有见母亲对孩子不好,因此比较好理解。历史应该是有变的也有不变的,变其文不变其质,从《论语》中子张问十世可知也这句话就能知道,历史是理性和非理性杂在一起的,但非理性更多。

 

 

 

 

 

游学心得     

 

——梁曦   12

 

此次去见蒋庆先生,收获甚多,见蒋先生时,先生真是侃侃如也,訚訚如也。蒋先生说:圣人乃是天生,不是一般人之所能及。我认为不止如此,还要博学于文,约之以礼,好学志于圣贤之道,才能算圣人。

 

蒋庆先生说:道德是非理性的,就像历史也是非理性的。回来以后廣毅先生问我们还有什么事是非理性的?我说:拣垃圾是理性的,别人扔的自己还要去捡。后来我想,救人和帮人这都是非理性的,有些人还以此为乐,这是因为人有四端之心,因为是人,只有不是人或不当自己是人才不会救,如果一切都是理性的,就不会有历史。

 

 

廣毅先生还问过一个问题,说:文明从何而来?我们没有正确答案,先生的回答是文明的由来,是因为这个文明有圣人。看现在哪一个文明没有圣人,有文明的都有圣人。

 

在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到一句话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乐什么呢?颜回乐道,我们在学古圣先贤也当乐道,乐什么道?当今天下不治不乱也无道,当乐世间有道,这是我们当行之道,愿能早闻世间有道。

 

 

 

 

蒋庆先生阅后回复:

 

发来诸生学记已阅,均写得甚好。如此年纪,能有如此深刻领悟,实属难得!可见学堂育人有方,将来定会出儒门英才也。
  
代问诸生好,祝诸生学儒更上一层!                              

 

蒋庆于深圳

   12.2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