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儒者论道

【东海先生】读经教育之我见


 
【经学】圣经是载道之文,儒学之根。经史子集,经学是头脑。中国人都应该读经,儒者必须通经,四书五经至少通一经。能通一经,亦不难贯通诸经。儒家的复兴和中华的重建,都有赖于经学的重塑,并且成为第一学科。

【经学】圣经三观特别中正,真理性至高无上,其作用和力量不可思议。如果读经体制化得以实现,将是儒家复兴和教育事业的一大飞跃;如果圣经成为第一学科,经学得以重建和普及,政治社会之儒化、中华文明之重光就顺理成章的事。此生若能看到这一天到来,吾愿足矣。

【答客】或问:对王财贵先生读经方法有何看法?答:王先生是读经运动的大推手和儒家来复的大功臣,其“三百读经教学法”作为一家之法,很值得肯定。只是他将《老子》《庄子》列为读背内容,没有必要。非道家人士,对于老庄之书,选择浏览、有所了解足矣。

【答客】或问读经的方法。这个我没有什么妙法,就是三多:多读多学多思,多读经文和古代大儒注解,然后联系个人、社会、政治之实际而学习思考。四书五经各有侧重而原则相同,义理相通,可以主攻一经,泛读诸经,以经解经。比如《论语》每一章,其它经典中都有相同、相近或相通的言论思想。

【答客】对于儒学,多读原典最重要。在此基础上应读一些大师的阐说经学和经学历史的著作,如皮锡瑞的《经学历史》、马一浮的《复性书院讲录》、熊十力《读经示要》《原儒》《论六经》等,各有优长。熊师的《新唯识论》《体用论》,以儒为本,融会佛道,贯通西学,可谓新经学代表作,儒者深造不可不读。

【答客】五四以后学者对儒经的注解多不行。如《论语》,翻阅过不下二十种,唯钱穆《论语新解》好一些,也不尽满意,我干脆自己写了一本《论语点睛》,有注有解,现由某社审核中。我读经主要读原典,再参考古儒的注解,如陈树德的《论语集释》,朱熹的《四书集注》,都是很好的参考读物。

【答客】或问:最近关于幼儿读经的争论很多,请问您对于幼童改如何读书,读什么书,能否给一点指导?答:指导不敢当。经典教育,从孩童抓起,很有必要。内容以蒙学经典为适,如《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千家诗》都很好,也可选读一些正经,以《论语》《诗经》为佳。

【答客】怎样在乱世自保平安并让人生过得有意义?具体应该这样做,读些什么书?答:学儒皈儒,希贤希圣,达则兼济,穷则独善。如此人生,最有意义,也相对平安。具体方法途径因人而 异,但都得从读经和学习开始。东海《儒家大智慧》、《论语点睛》和《仁本主义论集》诸书,也有助于开智成德美化人生。

【答客】或问:要修成一个儒者,甚至进而成为大儒,该从哪里做起呢?答:读经为必须,学习最重要,致知是基础。大学八条目首重格物致知,物指天地万物和生命、精神一切现象,致知即积累自然生命科学政治社会各种知识特别是道德知识,知道正知正见,并付诸于诚正修齐等各方面实践。

【家教】大中小学生人格、精神不正常现象非常流行。极端自私自利,不孝不悌,不诚不信,缺乏责任感正义感,草菅他人和自己性命,都是人格和精神有病的表现,轻则失常,重则反常,非人化。这也成了很多父母一大头疼问题。这方面最好的办法就是读经学儒,请圣贤作家教。舍此之外,别无他法。

【教育】有人从小要求孩子做好人,可他的期望终究落空了,其子因抢劫被判刑。此君不知道,仅仅“要求”是不够的,真正的好人,正人君子的好,有赖于好文化持之以恒的培养熏陶。不读经,不明理,不能分清是非善恶正邪人禽,加上制度环境社会环境恶劣,就是想做个好人也做不成。

【释疑】或担心读经学儒会造成与社会的脱节和不适应。学儒不到位确会出毛病,比如迂腐固执不知变通,如孔子说:“诗之失愚,书之失诬,乐之失奢,易之失贼,礼之失烦,春秋之失乱。”但这是君子之过,继续深入学习就可避免。另外,于现在的极权主义物质主义社会,有所脱节是好事,长远而言不吃亏。

【释疑】马邦人热衷追名逐利,多很圆滑便辟,很能迎合社会,都自以为聪明,实质上大多数人一生弱势,少数一时得势,却又代价沉重下场堪悯,何苦来哉。于现在这种恶劣社会,适当保持距离,独善其身,有所不为,是道德也是智慧的选择,比起那些柳絮桃花般的聪明人,自得其乐,自有福报。

【释疑】比起奸诈小人,诚实君子会有更多更大的机会,即使在逆淘汰社会。只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机会有所抓有所不抓。某些特殊机会,小人求之不得,君子只担心拒之不得。人以为迂,不知正是大智;人以为失,不知正是大得;人以为亏,不知正是大赢,赢得了大本的确定和天命的肯定。

【释疑】古人云,最难消受美人恩。贪恋美色,自损身心和福德;受美人恩惠,因故变心,容易导致美人因爱生恨变仇人。其实最难消受的,不是美人恩而是匪人恩。古来毁于妇人女子之手的英雄很多,毁于权贵枭雄之门的英俊更多。被圣王明君所重,是人生大幸;受权贵枭雄野心家之恩,则是大不幸。

【读经】读什么都可能呆掉废掉,唯独读儒家经典不会。盖儒经成德开智,双管齐下。德智不二,同步上升。所谓迂儒腐儒,或因读经未通,继续深入学习,终可不惑,化迂腐为神奇;更主要的是原因,应是世俗无知误会。退一万步讲,即使有少数人成了真的书呆子,那也无伤大雅,不失为一道社会风景。

【读经】儒家自有立场标准,世人看法不足为凭。很多人早已是非正邪善恶不分,何况智愚。越是愚昧之徒越会自以为聪明,世人眼里的腐儒书呆子,很可能恰是智者。大东海半辈子就被不少人认定为书呆子。其实在这个时代,别说通儒大儒君子儒,就是腐儒也是凤毛麟角,可喜可贵。

【看中国】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缘见识现实中的君子,又不读经史子集,也无缘见识历史上的君子。自己是小人,家庭单位和社会上接触的无非小人,故习以为常,不相信人是可以修养成君子的,不相信有真君子存在,不相信真有人能养就浩然之气,能够无忧无惑无惧和不移不淫不屈。

【乡居】或问有何妙计促进乡村发展。答曰:最佳办法是儒化乡村。若能深入开展国学教育,家家耕读并重,人人读经学礼知书达理,多数人有士君子之行,各种不良现象就可以杜绝,要建设富裕文明和谐的新乡村不难。可惜大环境太恶劣,人们多是喝党奶长大的,若无政府倡导,很难浪子回头。

【看中国】清末废除科举,民初废除读经,都是自废文化、自残道德、自掘坟墓之举,直接恶果就是歪理邪说泛滥,马列主义成灾,导致国民德智双缺。到了今天,还有不少人真诚地把马主义、社会主义、民族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等等当做好东西。

【北大】民国北大之大,其大是相对马邦北大而言的,其实并不大。蔡元培胡适辈,学问无头,思想无根,非大人君子也。蔡元培倡导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让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中心、五四运动策源地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最初基地,并且废除读经,有罪于儒家,有罪于中华,有罪于民族。

【澄清】不能笼统地说钱穆反对读经。他在《中国人的九本书》所列九部经典,儒家占了六部,其中四书为儒家正经。他主张读了四书就不必读五经。理由是五经不易读,不必拿来做人人必读的书。他说有了高中程度的人都应该读四书,又不主张在学校里正式开四书课,这是受了一点五四歪风的影响,不足为训。

【看中国】民间读经不过“民间人士自发搭的草台班子”,支持、参与者和影响范围都很有限,冠以“运动”的称谓,小题大做了。蒋公倡导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那才不愧运动二字。那样的运动更有必要在大陆开展,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的主导下,局部的民间读经潮流也可以得到全面而更加健康的发展。

【看中国】民间读经潮的掀起,是对反孔反儒反读经运动和唯物教育的反弹。作为民间自发性小潮流,出现局部矫枉过正和少数不良现象是难免的。加强引导和深入反思是应该的,但要警惕某些人和势力抓住一点无限上纲,故意抹黑儒家,以局部否定整体---在反儒恶习依然深重的社会,这是必然的。

【回首】此生一大憾,是年轻时没有教导和陪伴孩子从小读经。孩子小时,自己也不“大”,野蛮狂妄,目空天下,枭张江湖。当年好道好佛好自由主义,还没入儒家之门,没能认识到儒经之重要和读经之快乐。好在孩子本质不错,有志于学,偏好西史,也能自读一些经典,甚感欣慰。

                           2016年5月13日首发于儒家网

【私塾】参加《崇儒年会》,对读经教育的来龙去脉和内幕曲折有所了解。在怎样读经方面,相对于流行多年的“老大纯”,以“读解并行,经史合参,明事理辨是非”为总原则的“崇儒”派读经法,可谓别开生面,独树一帜,更为合情合理“合法”(私塾三重合法性),合乎孩童的心理特点和成长规律。

【私塾】“崇儒”派只读儒经,不及佛道。这一点特别正确,最合我意。盖理义贵纯贵精,最忌浑浊混杂。将佛道经典与儒经并列并读,于是非之心和羞恶之心的扩充,于进取精神和明辨功夫的养成,皆大不利。故东海很多年前就明确表示反对,也与王财贵先生商榷过,奈未得王先生回应和认同何。

【私塾】《中庸》主张“博学之”。但君子的博并非博杂,而是博而能精,学问广博而理义精纯。故首先应该一心只读圣贤书,专读儒经,兼及正史,通过审问慎思,获得明辨功夫。然后再根据各自兴趣,博览佛道经典和中西百家,自可洞若观火,知者不惑。

【私塾】王财贵先生作为读经教育的先驱,功不可没。然其倡导的“老大纯”读经法,方法和内容都有问题,所导出来的私塾,道统、传统之合法性都有所不足。独尊儒经、读解并重、经史合参的读经法,才是读经运动的正道,也是培养醇儒和君子儒的正途。

【私塾】对学童道德要求过高,对气质之性过于严厉,或是当今一些有佛化倾向的私塾的通病。其实,士君子之喜怒哀乐,亦难免有“发而不中节”的时候;在抵达圣贤境界之前,人的言行不可能时时处处中正无误,何况儿童少年。对他们更应有“小德出入可也”的宽容,更要有气质千殊万异的欣赏和导良。

【私塾】“老大纯”读经法,在不少学堂的实践中出现了不少问题,概乎言之有三:一是过于老实,将兼顾才艺爱好、基础知识教导乃至识写字统统视为不老实;二是过于大量,一味强调多读多背,每天读经时间八小时以上;三是不纯,让少儿读背《老庄选》《佛经选》,非常不适合。 

【私塾】私塾之教,当宽严结合,以宽为主。朱熹说:“孔门教人甚宽,今日理会些子,明日又理会些子,久则自贯通。如耕荒田,令日耕些子,明日又耕些子,久则自周匝。”(《朱子语类》卷19)教成人、半成人尚且甚宽,何况孩童,更应根据他们的心理特点与接受能力循序渐进。

【私塾】读经之量,应由少到多,由四到五(由四书到五经);解经之义,宜由事到理,由浅入深。总之适度为佳。朱熹说:“古者初年入小学,只是教之以事,如礼乐射御书数信孝弟忠信之事。自十六七岁入大学,然后教之以理,如致知、格物及所以为忠信孝弟者。”(《朱子语类》卷7)

【私塾】浙江乐学堂吴翼之编写的《论语中的那些人》,以孔子为核心,以孔门弟子为主角,介绍142名出场人物,是一本颇为实用的论语学习参考书。书中人物的背景资料和历史事迹,大多采诸正史,可信度高。同时突出了与人物相关的历史故事,可读性强。

【私塾】对于老大纯读经法,不妨质疑批评,但不宜上纲上线过度批判。有人说:“不改变文革作风,读经永远只能是毒经”云,这就过度了,过犹不及。儒经特别中正,大中至正,开读有益。无论读法怎样错、作风怎样坏,都不会读成毒经。读法不当,少利,最多无益而已。不至于如读马经,开卷有害。

【淑女】崇儒年会上,各地随家长或堂主来参会的读经孩童纷纷展示才艺,交流心得,精彩纷呈。《一位读经孩子的告白》就是其中一位14岁女孩的演讲,学儒短短两年,其见识、志向和风范已卓然不群。恭喜她的母亲,“想培养出一位儒雅的淑女”的心愿得以实现。心想事成,欲仁仁至,此之谓也。2017-9-21

【淑女】“立圣贤志,读圣贤书,明圣贤道。”一个女孩能如此立志,远胜无数成人、男人乃至士人。志者士心也。能否立志,如何立志,志向何在,直接关系着人生的方向和所能抵达的高度。无志则无气,志卑则品卑。唯有立定圣贤之志,才能建立君子人格,上达圣贤境界。祝愿从小立圣贤志的孩子越来越多。 

【淑女】女子遇人不淑,固是大不幸;男子娶女不淑,也是大不幸;女子为人不淑,更是女子自身之大不幸。百余年来,中国人特别男不男女不女,男无人格之尊严,女无柔情之卑顺。男女普遍不淑,粗鄙不堪;也普遍不幸,灾厄不断,家庭、社会之和谐度和幸福度跌入了历史最低谷。 

【淑女】百余年来中国女性特别不幸,源于政治不善和男性不良,更源于女性自身普遍不淑。不淑则不可爱不可敬,不可爱则难得真爱,不可敬则难得尊敬,轻则招致鄙弃,重则招引灾祸,甚至祸及父母兄弟或者丈夫子女。淑女未必幸福,不淑必不幸福。古来粗鄙凶悍刁泼之女子,往往与幸福绝缘,与厄运比邻。 

【淑女】淑,善也。淑女,指贤淑美好、品德优秀的女子,在仪表、谈吐、举止、思维、思想、行为习惯和道德风范各方面,都能表现出独具中华特色的女性魅力。《诗经•关雎》开宗明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好的女子是君子的好配偶,是家庭幸福和子孙孝贤的重要保障。

【淑女】淑女需要从小培养,从小接受儒家教育和经典熏陶。多多培养淑女,意义十分重大。淑女多了,君子遇到良配之希望大,孩子获得贤母之概率高;淑女多了,有助于家庭、社会乃至政治之儒家化文明化。让中国女人重新变得可爱可敬起来,很多家庭悲剧、社会惨剧、政治丑剧,就有望消化于无形。

【淑女】樊迟问知,子曰知人。知人之明是一种智慧,也是淑女的能力之一。女子遇人不淑,根本原因是不知人。如《鹿鼎记》中独臂神尼,三言两句就判定郑克爽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草包。唯阿珂有眼无珠,深受其累,真可谓“唯草包不识草包”。缺乏知人之明,就容易遇人不淑或上当受骗。 

【私塾】私塾所读之经,应是儒家经典,不宜掺杂佛经道藏。儒家与佛道在理义上有同有异,相异之处甚多,有的歧异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性和不可抹杀的原则性。在仁本主义信仰和三观确立之前,在具备一定的明辨功夫之前,阅读佛道经典,百无一利,反而会导致思想的混乱和冲突。

【私塾】在参加《东海论儒与崇儒年会》期间,广西保谦学堂老师莫鞠聪,依据王道三通之义理,提出“私塾三重合法性”:其一、以儒家经典为指导思想和主要内容,是为道统合法性;家长支持,学生乐学,是为民意合法性;参考借鉴传统私塾教学法,是为历史合法性。此说于私塾之健康发展甚有意义,特录于此。

 

                                                2017-9-21余东海集于南宁

 

余东海先生:本名余樟法,原籍浙江,现居广西。自号东海老人,网名“东海一枭”,与蒋庆、陈明、康晓光、秋风并称为大陆新儒家五重镇。出版有学术著作:《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大良知学》,《儒家大智慧》,《论语点睛》,《春秋精神》,《四书要义》,《大人启蒙读本》、《儒门狮子吼》《仁本主义》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