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广毅专栏

中国社会教育现状之破局


近年来发生在各类高校中的恶性事件层出不穷,使得学校已不再是众人心中进德修业之净土,辄有人认为“现在的高校,能够把学生管住不动乱不杀人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不然这些年轻人到了社会上就会造成更大的动乱。因为而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作初中毕业即可胜任,所以现在的高校只是关住年轻人使得其尽可能晚些进入社会,对于其时时见诸报道的负面信息全不必过虑,此困局纵然孔子也解决不了。”

    高校是否如上所言已经全部沦落关住学生的工具,我不得而知,然追溯往昔,高校所以为高校,其本来面目与价值绝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在国民教育中是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的。我也绝不愿看到一群群红日初升的青少年,长此以往变成不思进取耽溺于享受的行尸走肉,必须想办法改变此现状。

虽然笔者不过一介布衣,然亦绝不忍苍生遭受荼毒而不自知,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故倘若有足够的能力,定要竭力破这个局,绝不会让诸多既得利益者,为了保持其既得利益,于是肆无忌惮罔顾天良的炮制诸如“转基因”“奶嘴战略”“精神鸦片”等企图巩固既得利益的邪术,使得底层民众世代为其驱使的而不得翻身,故为此文,为天下庶民代言。

其一、培养儒生。当成立旨在培养儒者的师范学校,聘请名师硕儒如盘山、东海等诸先生主持,以四书经义为入学考试内容,面向体制与广大私塾招生,不设置任何前置条件,只要年满十六岁通过相关考试即可录取。学习内容以儒家经史为核心,学制五年。如此,私塾学生、家长不必再为学籍、文凭问题担忧,私塾则可以长久稳定的办学,影响力与受众亦不断扩大,体制在国学课程之力度与方法上亦可相应完善;一旦模式成熟,人才充足,则可以多办分校。

其二、教育更化。完全以儒家经典取代语文课本,并鼓励上述师范之毕业生进入体制学校负责语文课,逐渐使得中国凡教语文者,皆受过系统深入的儒学经典教育,都是儒士君子,最好从小学阶段开始,层层深入,按照古代经典教学之次第方法教导学生。先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小学普及,渐及二三四线城市、乡镇、农村,以取示范之效。

其三,强化职教。取消高中,加强与时皆宜的专业技能教育。古者十五岁入大学,故初中毕业后,除少数可学术深造者继续大学学习,其他一众皆可直接进入专业技能教育,然后直接走向社会工作。对于民间师徒传授之技能,亦给与提倡,择其有真才实学者给与毕业认证授权,并鼓励学生去学习,由其师傅认证即可。

其四、国君祭孔。孔子言:倘若人君一日克己复礼,则天下皆可归于仁德。故举国上下当祭孔崇儒,同时褒奖历代圣贤豪杰及其后人,贬斥谬丑奸佞,一反百年来是非混淆认贼作父的陋习,人君亦当延请大儒定期经筵讲习,以助推儒教复兴之风气。

其五,推举贤能。除了通过基层历练晋升及公务员考试等途径选拔官吏外,还当从民间破格推举贤良方正之士,根据其德能,使之参与地方到中央重大事务决策,以使得社会上下人才流通,避免阶层固化和官官相卫,所带来的社会矛盾。若推举非其人,则当追究推举者失察徇私之责。

其六,官员儒化。从地方到中央,所有党校,儒家四书五经为必学必考内容,根据官员级别决定所接受的儒学经典之内容及考试程度之深浅,若考试不合格则不予毕业,不予升迁,退回原籍。如此则所有官员皆自党校出,所有官员皆系统的接受过儒学教育,所以整个社会之官德官智则有普遍提升,而由其所影响的民众亦上行下效,风行草偃,此即古人所谓“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之意。

其七,恢复国祭。国之大事,在戎与祀。对于天地、人文始祖、民族圣人之祭祀,人君皆当升格为国祭,并定期亲自参与,并以此带动各地对于圣贤豪杰、民族英雄、山川神灵、以及血缘祖先的文明祭祀,如此亦可化解过度经济发展对人心所造成的物化,从而渐渐恢复天地万物的神圣性与崇高性。

其八,普及祠堂。祠堂乃古代家族祭祖与家风教化之地,在今日社会虽然人口流动,然无论在农村还是城镇,祠堂对一家一族之凝聚教化作用意义深远,故当倡导建立祠堂以供奉先祖牌位并以时祭祀。而在城镇,每个小区则当有一祠堂,小区居民一起奉祀祖先牌位,且亦为此小区教化之地,一如古之庠,推举年德学兼备之人主导。

其九,净化社会。以文广新局与网信办为主,加强对于报纸、电视、网络、手机等一切媒体所发布信息的监管力度,非实事求是、非有助弘扬五伦八德之节目、信息,当不得公之于众,真正发挥媒体教化人心导正风气之作用,同时也避免了异端邪说对大众人心的侵蚀和败坏。

其十,乡贤建设。鉴于而今农村日渐空心化破产化的趋势,除了推举德高望重者作为一乡之主持者外,还当鼓励已退休之官员回到故乡,积极参与故乡建设和风化维护、民生改善等工作,并以此作为乡贤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且不再因为官而改变户籍,使得退休官员最终无处可去只能留在城市,如此既缓解了城市人口扎推的问题,也有利于提升乡村文化水平,减小城乡差距,促进社会的良性流动。

 

廣毅于201841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