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广毅专栏

【崇儒塾教】之“小学”教法

 

大戴礼·保傅篇》云:古者八岁出就外舍,学小艺焉,履小节焉;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孟子滕文公上》载孟子言曰:“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舜)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汉书艺文志》载:“《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六书,谓象形、象事、象意、象声、转注、假借,造字之本也。”朱子《大学章句序》云:“人生八岁,则自王公以下,至于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学,而教之以洒扫、应对、进退之节,礼、乐、射、御、书、数之文;及其十有五年,则自天子之元子、众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嫡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学,而教之以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此又学校之教、大小之节所以分也。”王阳明《社学教约》云:古之教者,教以人伦,后世记诵词章之习起,而先王之教亡。今教童子,惟当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专务。

由上可知,古人小学之教,始于八岁,终于年十五,实迥异于大学修己治人之教。概而言之,以文字、伦理为首出矣。本文所重者在小学之教,故立足于文字、伦理二途。《三字经》述为学次第云:凡训蒙,需讲究,详训诂,明句读。为学者,必有初,小学终,至四书。文字之学,可再分为造字、音韵、训诂三者,总而言之识字也。造字者,文字之构成也;音韵者,文字平上去入之声调也;训诂者,文字之古今通释也。识字乃读经之阶梯,读经乃明伦之必需,故识字之用大矣。

何由识字?曰蒙学《弟》《三》《百》《千》是也。读解并行,因文识字,务使童蒙简明易晓,此乃吾崇儒塾教识字之法也。此亦为古人千余年童蒙识字之要典也,故能经久不衰,传续至今。并辅之以《说文解字五百四十部首》,以明造字之由,某字何以读若此,何以意若此,何以写若此?有此五百余部首之楷篆解析,则可略知汉字之本意与其由来矣。有《弟》《三》《百》《千》之读诵讲解,则可识两千余常用汉字之音形义矣。继之以《幼学琼林》,则可识人生三十余种常识典故,以及上千词语成语矣。而后渐入大学修齐治平之教,继之以《孝经》《四书》经注并读,且摘抄其中字词训诂,日积月累,诚可获得开启文言读解之钥匙矣。

至于音韵之学,凡读书,则必作文。作文者何谓?对联诗词古文写作之谓也。古人有言曰:文以载道。然其载具亦不可不典雅美观矣。故作文之时,其音韵规则不可不知也。因于古今声韵之变,现代四声于入声字阙如也,常使今人难识古诗词对联之平仄,故当日积月累于平素之诗词对联之研习中。至若平上去入之分辨,可以《声律启蒙》为本,诵数以贯之,以识其韵脚,以诵其用字,以成积水成渊之功。有鉴于此,每日有专课习之,渐学渐深,渐积渐多,终至贯通,此又胜于唯专诵单字之音韵而后读书者多矣。

孔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伦理之教,其本于父母家教,成于师长扶持,定于立身处世也。依圣人之人性观,人之天性本善,习性易恶,且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故当自有生命始,则该生长于仁和诚敬之氛围,所见所闻皆此,则所习合于其天性,所言所行亦合于天性,自然天命流行,纵然长大,亦可磨而不磷,涅而不缁,所好者善也。反之,虽有本善天性,自幼所见所闻皆悖之,障蔽于流俗,染污于风气,及其长大,习与性成,则所好者恶也,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岂能改乎?

人性既若此,教者然则当何为哉?曰:教者上所施下所效,育者养子使作善也。良好家教家风自不可缺,教导之时,以启发引导为主,而惩戒为辅。及其渐长,多喻之以忠孝节义之人物故事,出入法则孝悌是也。及其识字,则鼓励读如此书籍,及其再长大,则当教之以圣贤之书,正史之论,以受天底下第一等人之濡染熏习,祛除怪力乱神悖常乱理之事于其生活,迨至十五六岁,进于大学,专治六经,或经理生计,皆可无碍。

至若长成,自可明辨是非,卓然独立,幼而学之,壮而行之,或行道天下,或独善其身,亦可谓之有教矣。

 

廣毅于201851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