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广毅专栏

【崇儒塾教】之教育目的是什么?

 

目前国内私塾可谓遍地开花,在体制之外日渐形成一道靓丽的民间教育风景线,使得广大父母对于子女教育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当然,各私塾因其定位不同,教学目的亦各有不同,或致力于回归体制;或致力于才艺培训;或致力于问题学生矫正;或致力于为某教扎根,或致力于包本录像;或致力于考取某某书院或名校,无论哪一种,都有其或多或少之受众。究其根本,要么是暂时逃避应试体制,要么是更好的实现体制不能实现的应试目标,根本上却与真正之圣贤教育依然相去甚远。

前不久,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崇儒学堂课程大纲》时,写了一段自勉的话,曰:今生愿以崇儒学堂为载体,为国族天下培养儒生1000位,儒士500位,儒师50位,以成栋梁之才,改善国计民生,成就王道中国,传续圣王之道,造福家国天下,吾愿足矣!不知有谁家子弟在其中?”

儒生、儒士、儒师具体何指可参考上面《大纲》与《统考科目表》。当然,仅凭我一己之力何可!须与学堂诸位儒门同道黾勉以赴,庶几可实现。

开学堂多年,面对各种咨询,耳旁最常听到的问题便是“不学体制课程行吗?”“毕业以后没有文凭怎么找工作”,每次都需花大量时间精力予以解说。

今年寒假期间的一个电话更是教我久难忘怀。一位家长,打电话过来,本意是了解学堂情况,不料后来却花很长时间解答英语学习方法以及如何中西会通的问题,俨然已经忘掉我们学堂所注重乃少儿之儒学教育,最大存在意义乃在于学习儒家圣贤经典,其他课程只是必要的兼顾罢了。因为,若焦点仍在数理外语以及学历获得等体制标准上,继续体制即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正是体制们所擅长的,而我们所长则在如何以儒学经典使学生成人成德。

事后反省,可能亦与我对于学堂定位的表述不清有关,才引来这诸多枝蔓。故为此文以申明我们崇儒学堂办学定位及培养目标,以免让常人言不及义,亦使智者可一目了然。

参照人性规律以及古人教法,少儿教育当以德行为主,常识为辅,才艺又次之。故崇儒学堂既以儒家圣贤为旨归,自然在内容、方法以及目的指向上,绝不同于一般应付考试、养成才艺、考取名校、包本录像等与经典大义毫不相干的事情上。所以,崇儒学堂所教所学,乃真儒学,即六经四书之学,而非假儒学,即异端小道之学;所启发所熏习者,乃五伦八德,而非小才小智;教学之目的在于养成学生修身安人的德行能力,而非汲汲于谋生技能;盖因儒学自古乃士君子之学,而非凡夫之学。凡夫或可通过儒学而至于士君子;然士君子有其担当使命,绝非耽溺于富贵名利之凡夫可及。

众所周知中华母教第一人孟母三迁的故事,而另一个机房教子的故事同样感人至深,也旁证了师长的教育目的决定着子弟将来的出息。据汉刘向《列女传》记载,孟子年少时,一日放学归来,其母正织布,问:“读书到哪里了?”孟子随口回答:“还是老样子。”孟母立刻停下,当着孟子面剪断了一匹正在织的布。孟子吓了一跳,忙问为什么。孟母回答:“你荒废学业,一如我剪断正在织的布,最终什么也不是。君子因好学而名扬天下,因好问而智慧广博,故能够言行合礼,举事寡过。而今你荒废学业,则难免日后因见识短浅而为人所驱使,沦为奔波于生计的奴仆,这样焉能远离灾祸?我靠织布养家,若半途而废,家人必受饥寒。若是女子荒废了其谋生技能,男子荒废了进德修业,不是做盗贼,便是做他人的奴仆了!”孟子听完母训,深受触动,从此勤学上进,废寝忘食,师从子思,成为天下名儒。后来周流齐梁,官拜卿大夫,齐宣王、梁惠王、滕文公等国君皆以师礼事奉之。

所以举此例,旨在申明,我们崇儒学堂,便是要通过读经、解经、参史之课程,儒童、儒生、儒士、儒师层层深造,同时亲近古今大儒,养成这样通经致用的士君子。犹如电脑装上一个好的系统,然后才能顺利的运行各种程序一般,人生只有确立大本,然后才能对于所需的知识技能有的放矢的去学习,起锦上添花之效。而非从小便沉溺于漫无目的的知识技能学习中,纠结于将来如谋生找工作云云,舍本逐末,浪费年华,父母师长自己小器,子弟如何能够大气?犹如电脑系统只是盗版山寨货,又岂能稳定的运行各种程序?至于具体为学次第方法,此处暂不展开。

至于因每个人之命运遭际差别悬殊,根器能力亦大相径庭,由此导致的各人将来在社会上的富贵贫贱,此天命也,非人力所能完全改变。然无论所为何事,所治何业,皆能不违于圣贤之教,经典之理,不失为一贤士君子,美善之人,则亦可谓之读书人矣。

     廣毅于2018315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