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广毅专栏

【崇儒塾教】解经法简述


      古代私塾读经解经并驾齐驱,自有成法,唯五四以降,百年文化断层之今时,因不悉心研习圣贤经典,又全不知古人塾教成法为何,故多流于自以为是或权威迷信,导致现代私塾读经教育虽行之有年,却难见成效,亦即数年读经,鲜有以儒教为生命最高信仰和终极归宿者。故二十年之读经,大体而言,实在算不得成功,仅能以“及格”二字总结。本文主旨虽意在探讨解经之法,然此事又非空中楼阁,须有诸多前置与辅助工夫,方能水到渠成。下面就与解经相关的九个方面简要说明崇儒塾教解经之法,以供同仁参考指正。

 

一、识字

  无论以何部经书开蒙,读经须识字,此为常识。如何识字,对于幼童,则须专门教以常用字之音形意,古代蒙学著作正为此而设。在以蒙学识字过程中,用孩童喜闻乐见之内容方式,教其了解与经典及日用人伦相关的各种常识典故,为日后学习经典奠定基础。待其稍长,则有文字学课程设置,首先学习《说文五百四十部首》以了解汉字之构造演变,而后参照《养蒙针度》熟知《三百千》不二字之含义,随后摘抄包括《幼学琼林》《孝经》《四书》古注在内的重要字词训诂,以积累阅读古文之常识,提升理解能力。

 

二、读注

  金正希曰:读书必须读注,此自然之理也。余尝搜集宋版、明版、民国版之四书读本,又参之以师承严密之韩国书堂怀仁书堂之读经课本,但见印刷格式皆是大字为经,小字为注,相互参照。再证读经须解经,解经须读注,此为“圣经贤传不可缺者也。”(毛稚黄语)

  故经注并读齐背,乃古代私塾读经之法,亦当为现代私塾读经之原则。正因有古注为辅经,故数千年来,对于圣贤经典之解释虽常见仁见智,然皆是以古注为基础的发挥。人们通过经注、疏,依然得以一窥圣贤本意,而不会严重偏离。今人解经喜任意发挥,虽然看似有理,实则不过是借经典阐述一己之见解,实在与孔孟圣贤毫不相干。

  中国两千年来,关于经典直解释,主要不外两个系统,即以通过训诂阐明圣贤本意的汉儒系统与以发明圣贤心性之学以应对佛老的宋儒系统。汉承秦弊,百废待兴,故汉儒重开创,二千年之中国社会政治制度即由此而定。宋时儒学久居王官学,唯有佛老心性学之挑战,故宋儒在汉儒经教基础上发明古圣贤心性之学以应对之。而今中国社会儒教式微已久,面对西方文化之全方位冲击,儒教需要全方位应对之,故崇儒塾教以汉儒解释系统为主,宋儒系统为辅,以全面应对西化挑战。

 

三、复讲

  少儿解经,虽有经注之齐读齐背,亦有师长之适时讲解,然若无背诵后之复讲,则师长犹难知子弟于所诵经典所知几何,是否有差?若果有误会,而不能及时纠正,恐会误己误人,尚不自知。故在子弟完成当日背诵课程后,师长当以复讲方式检查学生对于所读经注之理解情况,或全查或抽查,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倘若学生复讲正确,自然很好。若复讲不清或有误,正赖师长给予纠正,则可复归于正确。此工夫同时亦锻炼学生之逻辑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一举而数得,何不为乎!

 

四、默写

  俗语有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故在对于经文之理解以及经注之背诵方面,默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既可以辅助解经,又又复习之效,还能训练学生之文字掌握与书写能力,重要字词之训诂亦可由此而得以巩固。故崇儒塾教,无论学习蒙学或是经学,除了要求默写每日背诵之经文或经注,于期末统考时,亦以默写蒙学选段或者经学之经注为重要考核内容,大体遵循古代科举经文、经义、经论、策论层层推进四个阶段。

 

五、参史

  六经四书所载,乃人世间为人处事之大法则,由圣人上明天道,下察人事而归纳总结。历代儒者所作之正史,正是依据春秋笔法对此大法则之实践情况的记述。故在读史过程中,我们显然可以看到倘若有人遵循圣贤之教,其结果将如何?倘若违背,其结果又将如何!清楚明白,一目了然。甚至一家、一国,其兴盛之道,衰亡之由,亦莫不灿然纸上。其兴衰存亡之共同点,便是历史之经验,亦是今人需要再三留心之治乱要道。在具体次第方法上,清人吴乘权所编着之《纲鉴易知录》显然是一本首选的私塾史学入门课本。能读完此书上百万字,对于自盘古以来至明朝末年上万年历史之重要人事都有了一个大致了解。而后或以《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扩充之,或就《二十五史》攻读其一朝史记,皆是有的放矢。至于尚未识字之孩童,不妨每日有专门时间讲述有助于理解圣贤精神之历史故事,亦可旁及神话、寓言、民间故事等。而已经识字却不能直接读《纲鉴》者,可选择史观正确之白话文历史书籍,供其开蒙,积累历史常识,养成正知正见。

 

六、博览

  私塾孩子虽然以儒学经史为主要课程内容,然不可只限于此。故除了经史之外,师长当引导孩子于课外大量阅读古今大儒著作,以了解不同时代儒家所遇之不同问题,以及儒者所提出的应对之道。从《左传》《国语》《荀子》《春秋繁露》《新书》《新语》到《文中子》《贞观政要》《近思录》《传习录》再到现代大儒如《春秋精神》《新唯识论》以及当代大儒盘山、东海二先生著作,都可以成为私塾师生的博览内容。在此过程中,不但使得学生对于经典之理解体会加深,文言阅读能力提升,还使得学生渐渐养成如何以儒家法眼看待天下一切人事并作出正确的判断,有助于经典在学生心中真正扎根发芽。当然在此基础上,军事、经济、农业、水利、医学、典章类的其他书籍,亦可随机阅读,开卷有益。

 

七、文论

  私塾孩子之作文,作为解经之辅助工夫,主要由经论和策论两方面组成。经论旨在养成学生经义贯通的能力,实现以经解经。而策论则旨在以经典义理为据解决现实问题。就文体而言,文言或者白话并不是最重要的,盖格式只是个承载工具,关键在于其所承载的是什么内容。故经论写作,可以八股文为例,举出圣经中一句,除了明白此句大义,还能够就此阐明圣贤何以如此教人?至于策论,则是在经义贯通的基础上,直接面对现实社会的各种问题开出儒教的药方,以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八、亲仁

  孔子曰:主忠信。意即亲近忠信之人。古语有言: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可见当慎选所交接之人。私塾孩子除了阅读古今圣贤大儒留下的经史子集外,就现代社会而言,择仁人、仁里而亲近之,亦同等重要。虽然西风猛烈已百年,天不丧斯文,仍有大儒散落民间,过着守先待后的生活。故读经学子在师长引领下,当时时拜会之。一方面得以近距离感受作为圣贤之道承载者大儒之言行懿范;一方面可以当面聆听大儒教诲。圣贤之理虽然载之书帛,然圣贤之道却唯有通过大儒之生命方能展现,故亲近大儒,亦是贯通经典大义,实践经典之教的重要途径。

 

九、复礼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天道虽无处不在,无人能违,然却因无形无相而难以为常人所明。故圣人以天道定人伦,而士君子则行人伦而明天道。天道与人伦之圆满统一,则在礼乐也。故圣人制礼作乐以为万世法则,良有以也。礼以敬为本,通个众人各循其道,使得万类咸和。礼者别异,乐者合同,礼乐双彰,则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当今时代,虽然学绝道丧,然犹见大儒,犹见礼乐遗风。士君子正是当今时代新礼乐之创制者与践行者,无论日常抑或大事,处处当见士君子之礼节,即处处见士君子之德合天地。为此崇儒塾教遵循盘山先生指导,常礼则有拜圣礼,拜师礼,相见礼,餐前礼等,大礼更有祭祖礼,祭孔礼等有待实践。(具体细节可参考《崇儒塾教之礼教》。)故私塾师生当勇挑重担,践行儒教礼乐,开创儒教新时代!

 

广毅撰于戊戌秋曲阜崇儒学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