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最新活动

府谷游学记



       

  认识蔡柏堂先生,已有些时日了。起初因一位儒友之引介,得以“闯”入儒踪天下群,常见先生发言,尤其对于宋儒理学、阳明心学、以及佛老相关话题,虽仅是只言片语,却与我心多有戚戚焉。儒友言蔡先生乃宋儒蔡沈之后,有深厚的家学渊源,精通《四书》《周易》,于宋明理学、心学造诣深厚,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儒学之研习与传承,并在甘肃白银屈吴山主持柳林书院,化及一方,心向往之。及闻先生受邀在榆林府谷县举办为期三天的《中庸行法》讲学活动,遂欣然召集学生,前往学焉。
      

  从兖州出发,经西安中转,然后火车一路北行,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地貌尽览无遗。虽自幼生长于三秦大地,却多在关中生活,这也是我第一次去陕北。伴随着绵延不绝的黄土山岭,窗外山间偶尔会闪过几孔窑洞,点缀着荒凉的山间。尽管漫山遍野的草木依旧一片枯黄,然那一棵棵花团簇拥的杏树、梧桐树,却在宣示着春天不可阻挡的步伐。春天既然已经来了,虽然地处北鄙,也少不了那桃红柳绿,万象更新。
  经过一路近二十余小时的辗转赶路,到达府谷县住处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长途跋涉,一路疲惫,安排好房间,便各自休息。


     

  次日清晨,大家早早聚在酒店大厅,准备晨练。出门前行不久,眼前便是黄河涛涛,泛着旋涡,滚滚西去。沿着河滨公园前行,只见新柳吐黄,百花盛开,清风习习,鸟鸣嘤嘤,一轮旭日缓缓升起,朵朵浮云变化万千,天边彩霞飘舞,河面浮光耀金。对岸山西保德县的公路上,穿梭的车子渐渐增多,新的一天开始了!沐浴着温暖的朝阳,我们在一处高高的平台上,观着流水,感受着孔子“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情景。

  晨练结束回到酒店会议室,众人皆席地而坐,蔡先生略讲读书之法,而后即带领四十多位学员,以吟诵方式开读《中庸》,在舒缓而又祥和的朗朗的读书声中,我们读诵《中庸》一遍。

  早饭后,《中庸行法》课程正式开始,先是由府谷县副县长以及国学会会长讲话,而后蔡先生开始讲课。随我同来的十名学生,应我要求早已对于《中庸》经文烂熟于胸,想必听起课来会容易许多。环顾四周,听课学员年龄从少年到老年都有,为了便于理解,蔡先生先讲之前《大学心法》的一些要旨,并由此引出《中庸行法》主题,兹摘录课堂笔记如下:

  四月五日:止于至善即体用一如;诚者由道而生,反之则为妄念;儒家修身体系依次由反省、格物、慎独、成己、济世五部分组成;无极寂然不动无善无恶,太极起心动念有善有恶;寂然不动,动则合道为善,反之则为恶;曾国藩言人生两大毛病即懒惰和傲慢;阴阳无形,以礼乐教化天下,此之谓显化行教;不诚无物,唯诚方可合于天道,故能关照天下众生万物;中庸以中为道之别名;儒家体用本末兼顾;儒家做事强调真心,尽心然后知命,古人所谓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圣人不是做销售的,岂可以功利业绩评判;一切修行不离天性;人之命各有不同,可归因于天地人三重因素;心不动,方能率性而发皆中节;读圣贤书,贵在神会;君子时中即君子时时中庸;智者知体而不知用故过之,愚者知用而不知体故不及,贤者偏于修行故过之,不肖者无修行之功故不及;体用一如,天人合一;凡人虽知知行合一而常不能合一,盖因阳明之知自本体而出,凡人则自见闻出,故阳明可知行合一,而凡人则常耽溺于习性,故难合一;致良知须先明明德,明明德须先知明德,知明德唯赖圣贤书,故经书不可不读也;颜子“得一善”即得仁;唯德能化,唯位能显;无为而治的前提:修正其身、选贤举能、大兴教化、礼法保障。
   四月六日:中庸即随机应变,以不变应万变,守经达权,守常待变;圣人智无不遍,识须学而后能知;一个人不要三教都讲;不明天性人心,不可以言教育;既在其位,当谋其政,此之谓明伦尽份;道岂有偏倚之分,中道即遵道而行;中国古代神道设教从未离开真正的人,故昊天上帝当为伏羲。
   四月七日:君子当常歌;五伦皆合则为达道;乐者疏导性情;礼法者维护底线;秦以前为大一统以道治国,秦以后为大统一以权力治国;今人解经如开模拟车,实不会开车矣;解经三层次:文法解、知行解、入道解;领导贵德,员工贵能;中华文化永不断流的主要原因在于以道为本,始自河图洛书;传圣贤之道,授圣贤之业,解人生之惑;儒家功夫皆植根于生活;做事只要尽心尽力,失败也无妨。


   就这样,在蔡老师的谆谆教诲声声棒喝中,三天时间匆匆而过。七号下午,众人聚餐,餐后谈至深夜意犹未尽。八号清晨,沿着来时的路线,沐着朝阳的温暖,我们一行踏上返回的路途。九日因候车缘故,留出大半天时间在西安逗留,参观了西安大雁塔广场,钟鼓楼,都城隍庙,傍晚八点多坐上了回兖州火车。
   本次府谷游学至此终焉。



                       廣毅于2019年4月11日整理


 

 

友情链接: